首頁 / 最新訊息 / 解構建築:以建築之名寫非建築

解構建築:以建築之名寫非建築


展期: 2008-08-02 ~ 2008-08-27
開幕: 2008-08-02
展場: 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 / 台北

參展攝影家:姚瑞中、鍾順龍、陳伯義、胡瑞麒、林本良 免費講座:  第一場:2008. 8. 02 (週六) 15 : 30  講 題:《建築與攝影創作》  主講者:陳順築  第二場:2008.8. 09 (週六) 14 : 30  《參展藝術家座談會》  主講者:姚瑞中、鍾順龍、陳伯義、胡瑞麒、林本良 《解構建築》─以建築之名寫非建築 這是一個難以進入的盒子,一個無法看見全貌的實體,當我們討論建築,觸碰到的往往不是建築本身,只能在周圍觀望卻不得其門而入,因為建築的自身狀態是被動的,沒有主體性,處於一個被使用、被宰制、被拆解的位置。

建築充斥生活環境中,當文明進步的速度已超乎預料,回過頭來看這些強行霸佔城市天空線的建築,就像是一座座銘刻著都市擴張與工業進展的紀念碑,是關於死亡與重生的寓言。建築之所以為建築的理由是什麼?失去功能與意義的建築,是否還為建築?那些被剝除掉運作機能的建築,是建築嗎?來不及成為建築的樣品,可以是建築嗎?處於現在進行式,「施工中」的建築,也是建築嗎?有著建築的華麗外衣,實為毫無生活機能的一座空殼,究竟是模型還是建築? 當建築被移植於影像當中,攝影家以各自的手段拆解了建築,那些關於歷史、文明、空間權力之間的角力,也一一被攤在觀者眼前。時間是強勢於空間的無形力量,權力才是主掌建築生殺大權的幕後黑手,歷史的推演與政治的對立決定建築的宿命,都市發展衍生的貧富差距為建築拉上封鎖線,文明的進展刻下建築的墓誌銘。建築僅存在歷史的某個時間點上,隨時光的推擠、權力的強行拆解,即使仍矗立在原地,也已是斷垣殘壁一片。毀滅建築的,往往不是怪手或飛彈,是歷史與權力鬥爭解構了建築,文明與工業的無限擴張,貪婪地吞噬建築,而拆解即是一種空間暴力,是空間使用權的剝奪。 人類的文明史即是不斷的拆解與不斷的建構,建築就像個有機體般在多重的矛盾與衝突中毀滅又重生。被解構的建築,不再有主動敘述的能力,攝影家們用鏡頭為建築奪回發言權。《解構建築》展覽藉由影像鋪寫建築循環再生的生命史,重寫建築的意義。鍾順龍的作品揭示文明進展的基座,畫出城市發展的脈絡,也提醒工程的進行其實採取一種極為暴力的姿態強行植入,粗暴地改變了地貌。姚瑞中以一張張黑白照片憑弔被政治強權所肢解的軍事設施,蒼白的牆被荒煙漫草所吞沒,裸露的鋼條像枯骨被風沙所刮蝕,被歷史所遺棄的屍骸,告誡慾望與權力鬥爭終化為白骨。陳伯義在怪手抵達前為聚落老房子嵌入美麗的窗景,為家與土地的記憶開了一道不捨關上的窗。胡瑞麒的樣品屋空架了一個美麗的外殼以容納人們的心理需求與對生活的美好想像。樣品屋在成為建築前,已在原地有了雛形又被快速摧毀,在極短的時間內看到建築命運的輪迴,預言著豪宅美房終有幻滅的一天。林本良藉由影像的拼貼手法為建築重寫故事,也為我們的視覺拉出一個新的觀照曲度。 因為拆解,才得以看見建築的全貌;藉由重組,才有新意義的生成。建築的生滅暗示著文明的演變,流動的世界沒有絕對,建築的面貌也一直在改變,頹圮與再造依循自然法則不斷循環,攤開建築,看到一個關於生命的隱喻。(林宜寬 / 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