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新訊息 / 所有一切都將成為未來的廢墟

所有一切都將成為未來的廢墟


展期: 2006-10-04 ~ 2006-11-19
開幕: 2006-10-04
展場: 台北市立美術館

「所有一切必將成為未來的廢墟」,姚瑞中的拍攝行動除了作為自己已逝過去的淒美追憶,兼而展示文明進步之餘,建物功能喪失之後的毀棄殘跡;然而「沒有廢墟的話就不可能有文明」,廢墟之後的變化雖然不得而知,但是文明的再生往往奠基於廢墟破敗之後。

就姚瑞中個人而言,十餘年前走進廢墟漫無目的的探險紀錄,如今不僅衍生影像創作的新芽,還重新營造出牽引觀者反思自身狀態的儀式空間。姚瑞中行進在藝術的路上,走走停停,不斷觀察、思考與拍照,這些黑白影像不僅是他的隨身手札,也可視為多年創作心情反芻後的再反省,透過展示手法與展覽空間的整體呈現,創作者一貫專注而沉穩的創作能量蘊含其中。 本展集結姚瑞中1990至2006年拍攝自台灣各地廢墟的作品327件,在一片看似頹廢毫無生機的廢棄場域中,姚瑞中找到隱蔽現實之外的夢想樂園,並以細膩的黑白光影描述廢墟的時空變異,挪用拼貼與裝置的表現方式,架構成數件宛如史詩的巨幅作品。 創作自述 沒有廢墟的話就不可能有文明,就如同沒有地獄就不會有天堂一般,這個世界永遠都存在著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愛慾與仇恨。每每漫遊城市邊緣找尋回憶,然而城市正以某種不可預知的力量暗自變化,並用一種前所未有的更新姿態向我們迎面走來;然而深藏在暗黑角落中窺視著現實生活中的莫名力量,無時無刻以不可見的方式潛入,卻又查覺不到它的存在。 透過廢墟拍攝我開始有了新的體悟,我必須承認並非我們生下來然後死去,而是我們一直都在死去;萬事萬物都有其生命週期,在冥冥之中都不約而同地預先被設定一個期限,隨著外在腐朽與毀壞,轉而以另一種形式顯現,註定成為它自己不毀肉身的遺骸,並以此遺骸保有它的神聖光環。面對這些隱藏於真實世界下的廢物世界,對應於我們所謂的幸福生活,它們的存在從某方面來講,甚至比真實世界還要「真實」,比完美之物還要「完美」,「殘渣」概念建立於一個相對性意義之上並與真實人生周旋。 每每在廢墟前頻頻回首,留下無人空景之影像,內心宛若填不完的黑洞,總是與廢墟相對無言;雖不太清楚東奔西跑是為了欣賞廢墟、還是被廢墟觀看,若說「對象物」是面鏡子的話,那我大概是藉此逃避不願面對鏡中的那個「我」,遁入鏡內無人的幻境中放逐。有時不免覺得變態,或可說是某種偏執,但更多時候是一種莫名的追尋;藉由追尋廢墟,觀照自我內心深處那座半頹圮的孤獨心靈,藉此展開自我療傷式的對話,但在看盡世間如此多被人們遺忘的角落後,卻更加無語與無解……。 天上繁星如此燦爛,有些新星正在膨漲,某些白矮星已然毀滅,在宇宙悠悠洪荒裡,各形各色的「廢墟」無所不在;在我等凡人存在的短暫瞬間,雖無物不廢,但或許廢墟的無言,正揭示了自然中不變的生滅法則,過多的留念與再造,皆扭曲暗藏其中之寓言。若能有所頓悟,廢墟也就不再只是廢墟而已,而是人生必經的某種體悟。 若能體會這點,也許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或在時間流逝下終將全軍覆沒的任何建築,不都正如金剛經所言「如夢幻泡影」般,對於曾有的物質性存在,都應作「如露亦如電」的如是觀;大如星辰、小至沙礫,巨如殿堂、陋如廢墟,都不過是起心動念的一個瞬間,反射出人們內心深處的某個秘密風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