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新訊息 / 幻影天堂───中华当代摄影

幻影天堂───中华当代摄影


展期: 2003-09-04 ~ 2003-11-23
開幕: 2003-09-03
展場: 捷克布拉格Rudolfinum美術館
地址: Alsovo Nabrezi 12, 11000 Prague 1, Czech Republic


地点:捷克共和国,布拉格,鲁道夫美术馆(Galerie Rudolfinum) Alsovo Nabrezi 12, 11000 Prague 1, Czech Republic 开幕日期:二零零三年九月三日晚上七时至九时 展期:九月四日至十一月二十三日  策展人:张颂仁 Chang Tsong-zung(香港)、尼德马 Petr Nedoma(布拉格) 依傍着布拉格旧城区优美河畔而建的鲁道夫美术馆(Galerie Rudolfinum) 位处市内的文化中心,遥望对岸山上的哥德式古建筑圣维徒斯大教堂,四周风景如画,文化气氛浓厚。

鲁道夫美术馆本身为一所国家级艺术机构,由捷克国家文化部经营及提供经费,建于一八八四年,两层展览厅共一千四百平方米,设备完善,每年举办多次不同型式的当代视觉艺术展览。 九月的布拉格步入初秋,天气微凉,查理大桥上的旅客渐渐见少,相反地,鲁道夫美术馆这边却随华灯初上而热闹起来,因为香港著名策展人张颂仁经过了三年的苦心安排,为布拉格这个如童话世界般的城市带来了《幻影天堂:中华当代摄影》展,刚于九月三日晚上于鲁道夫美术馆隆重揭幕,参展的艺术家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及香港共四十三人,带来超过二百件风格各异其趣的作品。开幕典礼上的观众人数多达六百人,把美术馆的大厅挤得水泄不通,各人都为近距离观摩来自东方华人艺坛最具代表性的摄影作品的真面貌。出席开幕典礼的艺术家包括台湾的艺术家兼评论人姚瑞中、本年度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策展人林书民及旅居芬兰的大陆艺术家赵少若。开幕翌日鲁道夫美术馆安排了一个由策展人张颂仁主持的展览导赏活动,报名参加的观众有二百五十名之多,打破了该馆历年来出席该种形式活动的最高纪录。 美术馆的主大厅装置了姚瑞中的巨型作品《野蛮圣境》,观众进场后目光马上会被那两米高的金色恐龙模型吸引过去,恐龙头上装设了一对带照明器的长角,面对着墙壁上二十幅巨型黑白照片自动闪光,呈现了台湾特有的一种虚假和疏离的“冷现实”。大厅中央的楼梯引领着观众升堂入室,第一个展览厅的正门内有北京艺术家邱志杰的《好》系列,以齐声鼓掌的姿态迎接观众。该厅的主题以个人的身份和历史事件的重新诠释为概念,包括了苍鑫的《我的游客身份》系列,艺术家跟不同职业的人借来衣服合照,以满足自己对安定身份的一种追求和解放;邱志杰的《纹身》系列讨论了一个形象和它的背景之间成问题的关系;台湾艺术家陈界仁充满暴力感的《魂魄暴乱》系列,以著名历史图片为蓝本,通过将历史刑罚影像的改写,作为一种重新再叙述的方式;赵少若展出三幅以自我形象取代众生面相的作品,上海艺术家施勇的《憧憬未来》则以一个中国新世代家庭为背景展示了对大好前景的期盼,以及另一件名为《仪态举止ABC》的装置,以模板和录像形式教导观众与国际接轨的种种基本仪态;还有周啸虎的《蜡像馆》系列和洪浩三幅以向往中国新中产阶层形象为蓝本的《Mr. Gnoh》系列。 接下来的展览以城市景观为主,包括两位香港艺术家的作品,曾代表香港首次出席威尼斯双年展的梁志和的《中西之间》,展示从高楼大厦狭缝中可见的青天;程展纬的《凤仪街》以针孔摄影的原理制作,把一个房屋的功化变为照相机;来自海南的艺术家翁奋创作了《骑墙》系列,以少女为主角,坐在石墙上远望着新中国的城市改迁;郑国谷的作品以负片般大的图片拼贴出不同的南方花花世界;陈劭雄的《天上掉下来的街景》则展示广东城市人车交迭的繁忙市容;洪磊的《仿赵孟俯鹊华秋色图》,淡雅的山丘和树木不见了,换来了煤矿和烟囱的当世工业风景;今年代表台湾出席威尼斯双年展的袁广鸣带来了巨幅作品《西门町:日间》,观众面对的,是一个不人影的大城市硬件,虚无且超现实。而赵半狄的《阻击非典,保卫家园》,名符其实是一次身体力行,为城市的幸福将来而战的真人示范。 接下来的展馆集中以家庭为触发点的创作。邵逸农和妻子慕辰合作的《家族图谱》系列,动员全家族成员拍摄全身照,以图片代替文字,向观众展示邵家族谱;王劲松对当代中国的“三口之家”有深刻感受,《标准家庭》记录了二百多个中国的“标准”例子;海波的《爱情》表达了他对男女关系的看法,九十九幅小型的情侣照片,代表了没有完满的爱情;宋永平的《死亡档案》记录了他已去世的父母在人世间的最后日子,气氛伤感和无奈;荣荣和妻子映里一同在寒冬日子登上富士山的结冰湖畔,以身体和太自然对话,拍下了《荣荣和映里在富士山》的优美杰作。 之后观众走进一个俨如电影院的暗厅,开始经验一系列奇异世界的虚幻旅程。新世代台湾艺术家洪东禄配合立体计算机光栅片(Computer Grating)技术制作了三个灯箱,让动画化人物如春丽于北京天安门前大展拳脚,还有巨型胶囊内的外星女娃娃模型的展示,都是藉观者移动位置而产生影像变化;北京艺术家冯梦波迷恋计算机网络第一身射击游戏,他把自己的形象放进立体电玩软件内而完成电影作品《Q4U》,通过抽取屏幕截图(Screenshot)制作数字照片,重新建构一个由他主导的电子暴力世界;现居纽约的台湾艺术家林书民在展览中央放置名为《玻璃天花板》的作品,十多呎呈方的平台设计如棋盘,观众游走在上可以看到真人雷射立体影像,包含了不同年纪、性别、以及不同种族的人,像是世界人种交会的舞台;台湾艺术家吴天章两幅作品《永协同心》和《同舟共济》利用计算机合成影像与道教术士劝戒文的配合,让观众明白表面因DNA错乱而导致的身体残障,原来只是前世种造孽今生受苦的黑色嘲讽。 其中的一个比较小型的展厅单独放置了台湾艺术家陈顺筑的《集会.家庭游行》,观众在门外窥看厅内在地上布置得满满的七百幅小型的黑白照片。旁边的展厅放置了艾未未的《月蚀》,记录了月球的不同形态;尹秀珍的同名作品《尹秀珍》以她成长中不同阶段的面相放进对她而言充满情结的女装布鞋内;韩磊的《中国风景》在现实和迷雾中抓着了平衡;黄岩把传统水墨的山水如纹身般缯画在人体上,创作了《中国山水:纹身》系列。 另外有王宁德的作品《some days》探讨成长、记忆和性别;张干琦拍摄龙发堂的精神病人,他们炼着吃饭、炼着洗澡,一条所谓的《感情炼》牵扯着里面七百多个人的喜怒哀乐;庄辉以不同的集团为单位,拍摄人山人海的全体照;旅居汉堡的吴山专把水果蔬菜自由组合,任其有机地腐烂再重生,拍成了《蔬果乐》;金锋的作品名为《中国烹饪》血淋淋地向观众介绍几款美味的中国菜背后的制作手法;林天苗的《焦距》以针线结合影像,描述人物的头部的模糊轮廓;刘峥的《京剧》系列则充满现代人内心的狂想;胡介鸣的《美多撒之筏》(Raft of the Medusa)是对法国浪漫主义代表画家特奥多尔.席里科一幅描述一次海难事件的浪漫主义油画有感而发,暗喻现代人面对的灾难;王庆松的《老栗夜宴图》启发自名作《韩熙载夜宴图》,艺评人栗宪庭悠然享乐于歌舞声平中。 以身体为创作概念的展览内有马六明的《芬.马六明》,艺术家男扮女装,以新的一个身份出现;何岸的《关于时尚的十五个理由》利用化妆技巧为女性在身上加上一种她们自行选举的创伤形式和指定位置;陈羚羊的《十二月花》以极凄美的角度去把女性月事和十二种不同的花卉组合。 今次展览只是中华当代摄影在欧洲的一个起步站,接下来作品将会巡回至奥地利的维也纳美术馆,另外更会展出于曾代理夏卡尔以及推广多项巴斯蒂亚大展的巴黎Enrico Navarra画廊。